梦回童年 - 新闻中心 - 河南能源义煤集团

 

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乐动投注平台OA网| 耿村e家人

梦回童年
发布时间 2021-09-03

 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时常会梦到这样的场景:春日的早晨,暖暖的太阳从黄河对岸照射过来,煦暖的春风抚慰着嫩绿的草芽,吹进了西沃小镇乡亲们绿油油的麦田。北归的小燕子,在老街临路的一户人家门前欢悦盘旋。一位50多岁的老大娘坐在门前的石凳上注视来往的行人,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正在和她亲切地交谈,仿佛母子一般。这位老大娘是我小学时的老师徐郁竹,而那位小伙子则是刚上大学的我。
  徐郁竹老师是我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。那时她40多岁,梳着齐耳的短发,戴着一副眼镜,很有知识女性的派头。她讲课时总喜欢在教室里走来走去,以便同学们都能听清。她经常给大家讲小英雄雨来、小兵张嘎、刘胡兰、高玉宝的故事,以至于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。
  徐老师经常组织同学们到学校附近的小山岭上搞军训,玩抓特务的游戏。回来后开班会,让大家谈感受、谈体会,锻炼了同学们不怕吃苦的意志和品格。
 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徐老师对我们像母亲般的爱。
  我居住的马蹄沟村,是黄河南岸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,零零散散东一疙瘩西一片,不太宽绰的窑洞散落在穿村沟壑的两岸。
  当时物质匮乏,教室没有课桌,学生上课就用砖头支起几块板子趴在上边写作业。冬天教室里从门缝灌进阵阵冷风,冻得大家直跺脚。徐老师不忍学生冻着,每年老早就用报纸糊住门缝。
  可凛冽的寒风争着抢着往里钻,把老师糊的报纸撕碎揉烂,结果徐老师差不多天天都要糊门缝。
  好动是孩子的天性。课间时,三五成群的孩子靠着土坯墙,一个挨一个“嗨啦嗨啦”地使劲挤,也玩了,也挤出了点热乎劲。
  有一次,当我正起劲地往里挤,不知是谁,猛地一下把我诓到墙外。“哧啦”一声,我的旧棉袄被扯出了一个窟窿,露出陈旧的棉絮,说是棉絮,不如说是“套子”更为真实。一群不安分的同学取笑着乱喊:“猪油露出来了,猪油露出来了!”
  闹哄哄的聒噪声,招来了徐老师,“看把衣裳都挂成啥了,还在那疯、疯、疯!”那腔调分明就是母亲。小孩子们一哄而散。徐老师看着我挂破的棉袄,像在生气,又心疼地把我叫到她办公室。只见她从糊墙的报纸上拽下一根针,从抽屉拿出线团,扯上一段黑线,“过来,让我给你缝几针。”黑线顺着破损的口子,一针一针在缝合,这时的徐老师就像妈妈,在帮助受伤的孩子处理伤口。徐老师嘴里哈着热气说,“这稀薄薄的棉袄,还勒着根绳子,冷不冷?”我吸溜一下鼻涕苦笑了一声说:“不冷。”如果不是看到徐老师手上沾着粉尘,我还真以为是母亲在为我缝补衣裳,心里暖暖的。
  又到了周一上课,徐老师先把我和几个调皮的同学喊到了她办公室,打开一个小包袱,抖出几件黑蓝色的衣服,让每人挑一件穿上试试。她特意把一件厚实的大夹袄套在我的棉袄上,前拉拉后拽拽,说:“我知道你家里困难,你妈还有病,咱啊,可不能嫌旧,穿上不冷就中。”每每回忆起这些,我的眼里总是充满泪水,甚至一阵又一阵的酸楚和说不尽的感动。
  在徐老师的感召下,其他老师们也播撒着他们的爱心。年轻教师李敏,一位漂亮的姐姐,也时常学着徐老师的样子,四处“化缘”来救济自己的学生。有一次,李老师给我了一件还算适中的夏天褂子,大小和颜色都合适,就是掉了一枚扣子。她在针线包里找了半天,也没找到一样的扣子,只好把一粒同色的黑扣钉在了我的衣服上。李老师缝补衣服手技不如写字那样流畅,稍不注意,针尖就扎在了指头上,李老师“哎哟”一声,血水就从指头上冒了出来。她吮吸了一下,忍疼把扣子缀上。这殷殷的亲情,是把我当成了她自己的弟弟。
  不灵巧的手艺伴着纷飞的粉沫,老师们默默地把知识和爱心播进我们心田,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,诠释着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的深刻含义。
  转眼间我上完了小学、中学,而且考上了大学。徐郁竹老师也老了,退休了。退下来的徐老师还一直惦念着她教过的学生。我上大学的那几年,放假回家走到她家门前,总能看到她坐在门口,而且一眼就能认出我,拉着我嘘寒问暖,鼓励我好好学习。
  这一幕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。
  如今,我离开西沃老街很多年了,也很多年没有再去,黄河岸边那个记忆的小镇,那里的人和事很多也已淡忘,但这个梦我却一直在做。
  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重。老师那无声的爱,犹如这炉炭般的殷红灼热,给我无限关怀和温暖,让我从朔风凛冽的户外来到冬日雪夜的炉边……

(新闻中心 付蔚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搜索内容
搜索类别

 河南能源乐动投注平台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乐动体育怎么下载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